商会协会推进行业信用建设 | 茶人有德,上善若水,厚德载物 | “拨云问茶”茶几许
betway必威手机版登录-图片报道 更多
活动目的

进一步提高整个行业的诚信度,提升中小企业诚信经营意识,扩大中小企业在行业中的竞争影响力,规范市场经营模式,营造良好的诚信氛围,树立诚信品牌理念,在抓好典型示范效应的基础上,扎实做好诚信示范工作,促进茶产业健康发展。

诚心事茶四十春 良心做人七十载 访河南信阳光州茶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祥国

时间: 2017-12-28 10:50 来源: 茶周刊 作者:会员部
  刘祥国,一个不断创造奇迹的人。
  作为信阳毛尖的制作者和推广者,他创下了多个“第一”:第一个将信阳毛尖引入南北市场数十家“老字号”茶庄;第一个加工茉莉信阳毛尖茶,在北京马连道独家经营;第一个把“信阳毛尖”引入国际市场;第一个成立涵盖鄂豫皖三省九县的信阳市光州茶业专业合作社,切实助推信阳毛尖和信阳市茶业的发展。
  他还有多重身份。
  朋友眼中,他是不折不扣的“茶痴”;同行把他视为“行家里手”;是河南省人才办认可的“河南省优秀农村实用人才”;河南信阳市委评他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;在中国茶界心中,获得“60年茶事功勋”当之无愧;2015年,登上中国好人榜,全国人民向他竖起拇指。
  如果让刘祥国给自己一个评价,回答只有两个字——“茶农”,外加一个憨厚的笑。
  临危受命 打通信阳毛尖销路
  1981年,时值36岁的老刘被调到信阳市潢川县凌集茶厂,主要负责茶叶电器维修,同时还有茶园管理和产品加工等工作。1990年,由于茶叶滞销积压,厂里成立潢川县中山门茶叶门事部,老刘临危受命,负责抓好销售,解决厂里员工的工资。看着全厂这么多原茶,老刘陷入苦恼,做销售总要先发现市场,但是市场在哪里呢?一位老朋友建议老刘到北京挖掘一下商机,于是,他带着茶厂里产制的信阳毛尖,来到北京寻路。
  在朋友推荐下,第一站就是崇文门菜市场茶叶销售部,在茉莉花茶盛行的北京,推销绿茶可不容易,但产品过硬的品质,为老刘敲开了在京销售的第一道门。然而,这是远远不够的。紧接着,元长厚、张一元、吴裕泰、憩园、西单茶庄等一批北京老字号茶叶店,老刘都跑了遍。得到的回复中,有的愿意先少进一点茶叶试水,有的直接回绝。这种半冷不热的势态,让老刘不敢把目光局限在北京,他在天津、河北和山东也做了推广。推广信阳毛尖的第一年,总销额算下来还不到8万元。
  这个数字虽难称满意,但给了老刘动力和信心,他认定,信阳毛尖在销区市场可以踏出一方天地。第二年,他又带着产品走进上海,在一些当地茶人的引荐下,和几家老牌茶庄做交涉。北京的市场也没有放松,第一年明确拒绝的,第二年老刘继续攻克;第一年少量采购的,第二年老刘追问出售效果,制造再度合作的可能。在老刘持久的攻克下,逐一打开了京、津、冀、鲁、沪地区的市场。
潢川县古时被称作光州,俗话说“淮南茶,光州上”,光州茶近约1000多年的名茶历史,让刘祥国笃定了心要延续它的荣光;随着信阳毛尖越发地活跃在市场,老刘感觉时机来到了。1994年,他以潢川凌集茶场为龙头,联合周边县的数十家乡村茶场,组建了潢川县光州名茶精制加工厂。2000年,他申请注册了“光州”牌茶叶商标。
  当过知青下过乡,搞过炊事挖过煤,种地、理发、饲养、学医样样一把抓……有过诸多人生阅历的老刘未曾想过,命运将自己彻底推进了茶叶的怀抱,从此不再离开。
  技术改革 提升口感稳固品质
  信阳毛尖虽为中国名茶,但制作后的成品难免出现一个缺憾,在业界趣称为“小浑淡”。“小”即是由于揉捻得紧导致叶片小;“浑”是由于制作时火候不够致使汤色混浊不清透;“淡”意为口味寡淡,这也与火候不足相关。
  刘祥国很快意识到,这个问题如果长期得不到解决,未来将会给信阳毛尖品牌形象造成难以撤销的负面影响。作为茶厂机械的负责人,他带领凌集茶厂里的技术工人,一边刻苦研究一边大胆尝试,希望通过引进机械加工,避免手工制作的不稳定性和低清洁度。老刘建议将原先生锅杀青改为滚筒杀青,这样不但增加了投叶量,杀青均匀,更能达到高温快速杀青的效果,如此保证了信阳毛尖茶汤的清明净透。
  揉捻是老刘格外留意的环节,他很认真地向笔者解释:“揉捻的时候原先是‘冷揉’,就是不加火手工揉搓成型,这里有一个问题。谷雨后的茶叶,容易产生苦涩感,如果揉捻时没有温度,会揉出茶叶的苦味,那就不好喝了。不好喝的茶叶谁会买啊?后来,我们就试着烧柴火加温配合揉捻过程,但是很快又发现火候的稳定性不能控制。最后大家合计,决定改用电,也就是电锅加温揉捻。口感真的好了很多!然后再用整形机理条提毫,最后烘干两次。”
  老刘在制作过程中,还发现了一个细节。每次制茶完毕,机械上都留下了不少碎茶渣,这降低了成品率,还抬高了成本。在反复作业时,老刘留意到,如果每一步骤结束后冷却一会,就会减少碎茶率。
这套机械化的新工艺替代了原来繁复耗时的老技术,节省出人力物力,茶叶品质也大幅上升,外形翠绿匀整,茶汤明亮干净,滋味鲜爽馥郁。老刘在上世纪80年代开创信阳毛尖机械化之路,随着逐年完善,现已在信阳潢川、商城、光山、新县、固始等地区广泛推进。让信阳毛尖告别“小浑淡”,这既是对信阳毛尖品质的保护、传承,拓进深掘了它的市场,也为信阳茶产业起到极大助推作用。
  如果说制茶机功不可没,那老刘便是其背后的功臣。
  创新运作 切实保障茶农利益
  深耕在茶行业多年,刘祥国深知茶农赚钱不易,常常因为做茶技术不到位,茶叶品质就差强人意,销量、价格上不去,茶叶只好成堆地浪费,种茶人也无法赚不到钱。如何发挥出这些资源的潜力,让大家最后劳有所得,老刘一直在思考。
  直到2005年,他开始筹划整合散落的茶农和茶厂;2007年,牵头正式成立了光州茶业专业合作社。创立初始,26家颇具规模的初制茶场入社,而后快速覆盖鄂豫皖三省九县,涉及万名茶农,串联多区域,综合成一家专业合作制企业。
  每年春茶季节,刘老都会指导加入合作社的茶农如何种植、如何加工,保证茶叶质量相对统一和稳定。最后,合作社直接从各成员手中收购合格的茶叶,统一出售。茶农无需操心销路,专心在源头将产品做好。
  这,就是老刘想出的答案。
  在采访刘国祥之前,笔者先走访了一个光州茶业专业合作社的成员李昆春,和他的茶园基地。漫步在茶山上,李昆春一路讲述着他这几年因为种茶过上的好日子。其坦言,在加入合作社之前,仅凭自己这一家小厂子,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,十分困难,而且在制作技术上也没摸到门道,做出的茶口感不好,直接导致销售困难。后来结识了老刘,在他手把手的指导下,茶叶品质上去了,从原来每年自家生产的茶叶卖不完变成如今的不够卖。这样的变化直接让李昆春的生活发生了积极改变。
  老刘回忆起在凌集茶场工作的时候,厂房狭小和设备老旧,周边茶厂几乎都是小散弱,他那会儿就有一个愿望:建一个像样的茶厂。但是,资金是大问题。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!老刘四处借钱,一点一点筹得资金,在潢川县光州名茶精制厂的基础上,最终于2011年组建了潢川县光州茶业有限责任公司。
  讲到这里,老刘首先特别强调了“诚信为本、仁义经商、先做人、后做生意”的经营理念,他说这是企业的核心教义,一切的根本。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模式——“市场+公司+基地+农户”,提供了从生产制作、茶园管护、技术指导、成茶收购、产品加工到最终市场销售的一条龙的服务和指导。老刘说,这其中借用了光州茶业专业合作社的灵感,凡是加入公司的成员就是合作伙伴,均能享受到统一培训、统一技术、统一施肥、统一生产质量安全标准、统一品牌、统一包装、统一产品等级认证、统一销售,这“八个统一”的福利。公司对成员的茶叶收购价高于约市场价的15%,目的就是保障茶农的增收,也是圆了老刘事茶的那颗初心。
  国际标准 做质优价廉百姓茶
  让茶农富裕是老刘的一个愿望,让百姓喝到物美价廉的茶是他的另一个心愿,这也是实现信阳毛尖茶机械化的原因之一。通过机械化,提高茶叶自动化程度、降低制作成本、加大产品洁净度。这样的茶,老刘说:“买着实惠,喝着放心。”
  在市场交易泡沫化涨潮的前些年,许多茶商都哄抬茶叶价格,拼命给自家产品贴上高端标签,但刘祥国从销售信阳毛尖那一刻至今,始终坚持可持续性经营策略,秘诀就是“茶好、价低、平民化”,他说这样才能延伸茶叶的市场触角。
  为了帮助消费者鉴别信阳毛尖的品质,老刘将茶知识作成宣传页免费发给大家,普及茶知识。按老刘自己的话说,“我对信阳毛尖要负责,对信阳毛尖的消费者也要负责。所以我不能跟风市场,我的茶从来都是做给老百姓的,目的嘛,一来是引导大家有一个正确的消费观,二来也是希望让信阳毛尖传统制茶工艺在一个相对清净的环境下,好好地传承下去。”
  欧美苛刻的“绿色壁垒”一直是大部分中国茶企难攻的高墙,频频刷新的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拦下了不少进军国际市场的中国茶叶,但老刘的光州茶叶却早已进入欧洲和美国。茶叶价格是“平民化”风格,质量是“国际化”路线;老刘“走低”走得有原则,“看高”看得有态度。
  好人好茶 以茶交友凭义结情
  “宁可拉棍要饭,绝不坑蒙拐骗!”刘祥国的这句口头禅,从他卖茶叶的第一天,就一直挂在嘴边。虽然是生意,但说到底还是以情换情、以心换心,真正把顾客的利益放在首位,自然也会有回报。
  2002年,山东有一家老字号茶庄,与老刘首次合作,进购了一批信阳毛尖,到了年底,发现还有四件茶叶没销完。绿茶自然是当年的好喝,隔年的绿茶基本就等于滞销。那位茶庄客商本来想提议让老刘把这四件茶叶收回,等来年春季再换上等量的新茶,却怯于开口;可没想到在年终结算时,老刘却主动提出这个想法。老刘的人品深深感动了客商,二人的友谊和业务往来一直延续至今。
  散装的成茶在运输过程中是很容易被压碎的,一般情况下由经销商通过提高价格进行弥补。但老刘却把这些损失自己扛过来,他在提供规定茶叶量的同时,每箱还多放半斤茶叶以弥补茶商的碎茶损失。这项本非责任范围内的开销,每年要消耗茶叶800多斤,损失10多万元。这一点老刘坚持了十多年。
  老刘的经销商每每谈起他,就像聊起自己最看重的朋友,话里话外无不是敬佩和感激。
  在茶叶的生产环节,为保证茶叶质量和安全,老刘要求合作社的茶在种植和管理上必须施用有机饼肥。但在与茶农沟通中,他发现大家普遍使用的是价格便宜的碳铵等化学肥料,后果是产出的茶叶产量低、口感差。老刘一听,干脆自己垫钱购买有机饼肥,在茶农中推广。他每年垫资近10万元,以第二年新茶抵资的方式,将饼肥半价卖给茶农。而茶叶提质茶农增收的背后,则是老刘自己每年为此损失几万元。
  不少熟悉老刘的老茶商,都半开玩笑地说他这么实在只能赚小钱,言外之意就是老刘“过于认真负责”,让自己的利益受到影响。可殊不知,这是老刘的独门“生意经”——对茶叶、消费者和经销商的“绝对保护”。严把茶叶质量、价位平民大众、供货保价保量等一切做法,都是围绕着这个大原则展开的。这也是为什么在市场不景气,其他家出现了收益下降,老刘的销售额反倒稳中有升。
  事业和家庭,一向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刘祥国把心力交付在茶上,难免冷待了家庭。他的母亲患中风后,一直卧床不起直至去世,老刘却很少伺候在旁;还有一直跟自己投身茶业的亲弟弟,患上重症去世,期间他也鲜有时间照料。说着说着,老刘低下了头,哽咽了许久。冷静了一会,他继续道,特别感谢家人对自己工作支持,自己实在亏欠家人太多,无力回报;既然不能亲力亲为地守护亲人,那就更要做出良心好茶,不枉家人的理解。“值了!”语罢,老刘憨憨地笑了。
  在潢川县的采访期间,笔者听人诵念到这样一首打油诗:“老刘连遇七十春,还领光州种茶民;虽晓前方荆棘路,不做佳茗枉为人。”
  对于刘祥国和他的茶事贡献而言,这或许是最佳回报。